猫邻居.

死过的人.

狼狈日(上)

乱写的。

氿鬼三三:

 

  

 狼狈日(上)

  

 

  

 

  

*重度OOC

  

*欢迎DISS

  

*文笔小学生

  

 

  

 

  

 

  

 

  

 

  

 

  

 

  

 

  

 

  

“王维家,下次可不可以不要让我这么狼狈地遇见你。”

  

 

  

 

  

 

  

2025.

  

 

  

 

  

 

  

钟易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去措普沟的路上。

  

“喂。”他没回应。约莫七八秒过后,一声哭腔从那头传出来。

  

 

  

 

  

“三三……。我在首都机场。”

  

因为这句话,我连夜赶到亚丁机场,把连身的四个行李箱和为了这次藏西行才买的新车丢在了机场。风尘仆仆的买了当夜最快的一班航班。去北京找他。

  

 

  

 

  

 

  

隔夜凌晨,我在机场外的星巴克领到了那个哭了一夜,脸颊上还留有痕迹的留守小孩。他背着包窝在沙发里面,手里紧紧地攥着一张红色的请帖。

  

他睡着了。我在看到那一抹鲜艳喜庆的红色时,就倏忽晓得了故事的开始结尾。

  

 

  


  

 

  

王维家,大概结婚了。他现在叫毛不易。

  

 

  

 

  

 

  

 

  

 

  

2017

  

 

  

 

  


  


  

我和钟易轩被明日之子的节目组领到了录影棚。两个小时后就是毛不易的第二场直播演出,我和他作为挚友到现场给毛不易加油。

  

毛不易一直在台上彩排流程,我在观众席等得实在无聊,开始看电影。插耳机的时候好心递给钟易轩一只,他却摆摆手。

  

 

  


  

 

  

他正专心着看毛不易彩排。

  

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不停地走流程,上上下下。现场导演的对讲一直在闪烁红点,乐队灯光都没闲着的。这是三个赛道的第一次合体现场,各个部门都怕出差错,全场都紧张着。

  

 

  

 

  


  

 

  

毛不易站在九个格子里边,和相隔二十米外的钟易轩不停招手。

  

我撇了眼钟易轩,笑得像个在恋爱的傻逼。

  

 

  


  

 

  

 

  

我们仨是高中挚友。但是他们俩除了挚友以外,我不知道。

  

 

  

 

  

 

  


  

 

  

2025.

  

 

  

 

  

我没留一点情义一巴掌拍醒了钟易轩。他刚醒我就是一顿乱骂。

  

美好的西藏行就这么被一个因为暗恋的人结婚了的柔弱的内心的傻逼打断。我不心疼他,倒是心疼机票钱和我的大好光阴。

  

 

  

 

  

骂完之后我又开始生闷气。“钟大少爷,你不想去就不去,想去你就拍拍屁股洗把脸去呗?我就顶多一高中挚友,近十年了,要不是因为你和他有联系,我都快忘记这个大明星了。怎么的带上我帮我蹭热度吗?”

  

 

  

 

  

钟易轩抬头望我,红肿的眼睛一览无遗地展现在我面前,他虽然和我对视,目光却一直没有聚焦。他像是编制好的程序,一句话从他嘴里面吐出来。

  

“三三,我想让你当一下我女朋友。”

  

 

  

 

  

 

  

 

  


  

“靠,钟易轩,你他妈什么时候这么矫情脆弱了。”

  

“我不想再狼狈的见他了。”

  

 

  


  


  

我和他去了酒店找房间,我让他好好生睡觉去,第二天好好生去婚礼现场。

  

这才有时间拿出手机,登上微博。私信爆炸了。近四万私信和评论在问我:易轩小哥哥怎么样了。

  

 

  

 

  


  

 

  

点开特别关注。

  

毛不易:亲爱的《陈耿》。写一首写你的歌送给你。配图是一枚精致的戒指,和满桌的订婚请帖。

  

接着我才注意到热评第一是钟易轩发的。“王维家,你不是说要写给我一首写我的歌送给我吗?”毛不易回复他说:“那可是王维家说的。你记得来现场。请你吃好吃的。”

  

 

  

 

  


  

 

  

原来如此。

  

 

  

 

  

 

  


  

 

  

 

  

2017.

  

 

  

 

  


  

 

  

小海子当时封闭式训练。钟易轩怕毛不易有事,在北京以旅游的名义拖着我待了一周多。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钟易轩那溢不住的情,估计就他自己不晓得。

  

 

  

 

  


  

 

  

我本以为他还会再多呆几天的,结果第十天的时候,吸着鼻子发烧的他就拉着我说要回家了。不晓得他怎么搞得烧糊涂了,又是掉钱包又是掉衣服的。我把他甩在机场就回了酒店。路上看手机时候,看到毛不易前天晚上凌晨三点多发我的微信。

  

 

  

 

  

 

  

 

  

“钟易轩淋雨了,你接他时候带伞。”

  

 

  


  


  

我回复几个问号过去,“什么接他??他去哪儿了??”

  

对方秒回:“他昨天来小海子给我送药了,忘了带伞来,都湿透了。”

  

“你生病了?”

  

“不是,节目组一个女生。节目组不理事,我说让我出去买,他们也不让。我就打了电话给易轩。他到的时候都湿透了,那个女生真的是烧糊涂了,我就忘了管他。”

  

 

  


  


  

我又是愤懑又是难受。“王维家你他妈不管兄弟??”

  

对面的正在输入了很久,才慢悠悠摇过来一句话。“他昨天跟我说,王维家,下次可不可以不要让我这么狼狈地遇见你。”

  

 

  

 

  

 

  


  

 

  

当我气冲冲地回了机场找到捧着热水的钟易轩时,却没了火气。

  

“既然你愿意挨打,那就等他什么时候把你打死吧。”

  

 

  

 

  

 

  

 

  

@待续

  

祝福我周一到周三考试顺利。

  

祝福各位都顺利。

  

 

  

 

  

 

  


 

评论

热度(65)

  1. 猫邻居.睡醒了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乱写的。